江畔桃源话发展

作者: 采集侠 分类: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: 2018-08-07 16:05

640.webp.jpg

四、五月份的林芝,雨季还未到来,水汽却预先充沛起来;见天儿早晨难得见到太阳,它总是躲在云雾的后面。但是林芝的云雾不同于别处,每一片云都如丝帛般轻盈,就像纱幔一样松松地拢住白雪皑皑的山头,挎在绿树茵茵的山腰间。

640.webp (1).jpg

就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四月清晨,李小兵驾车出波密县城,行驶在帕隆藏布左岸的墨脱公路上。他一路向西,沿途风光令人心旷神怡,一边是茂密山林,另一边是深涧河流。帕隆藏布的河水呈现出一种波光粼粼的薄荷糖一样的蓝色;他摇下车窗,扑面而来的山间清风让他精神振奋。

现年54岁的李小兵是林芝农牧学院的党委宣传部部长,今年年底他就要退休了。这两天,利用清明假期,他驱车从林芝市巴宜区到米堆冰川游玩。回程途中取道波密县,他决定到曾经工作过一年的扎木镇岗巴村去看一眼,也算是在职业生涯结束前了一个小心愿。

640.webp (2).jpg

从县城通往岗巴村的公路并不好走,七拐八绕,还颇为颠簸。但这已是比李部长记忆里的土路要强太多了。1992年,李部长被分派到岗巴村驻扎一年,对当地村委干部进行社会主义教育。那时县城到扎木镇上都没有修公路,更别提到村里了,只有一条供马匹和拖拉机通行的土路。李部长只能徒步进村,20公里地前后耗时3到4小时。且帕隆藏布沿岸地势险恶,为山体滑坡泥石流多发区域,有一次李部长从扎木镇回村途中突遇泥石流,他猝不及防被卷入滚石中,多亏了赶来抢险的村民搭救,将他从鬼门关边拖了回来。

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,看着沿路风景陷入回忆里的李部长一点点被拉回到现实中。他不禁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,时隔二十多年,如今的岗巴村变成了什么样呢?

640.webp (3).jpg

公路渐渐偏离了河岸,绕山而行。慢慢地,眼前开始出现房屋和农田。在蜿蜒的柏油公路两侧,一排排木栅栏将一块又一块绿油油的青稞地围了起来,农田中坐落着一栋又一栋工整的小房子,红墙顶着蓝色的工布屋顶。一株株花冠怒放的桃树散落其间,不紧凑却连绵,一直曼延到波澜壮阔的岗云杉林脚下。这个季节桃花大约开始谢了,一瓣瓣花朵次第飘落。此般景象夹道数十里,落英缤纷,芳草鲜美,李部长甚异之。印象中早该到岗巴村的地界了,怎么却不见了呢?

直到汽车驶过一个显眼的路牌,上书“岗村”二字(“岗”和“岗巴”同义,皆为藏语音译,当地人惯用“岗”,但对外均称作“岗巴村”),李部长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自己已经到了岗巴村啊。

640.webp (4).jpg

他将汽车停在路边一块围着木栅栏的农田旁。田边立着一块标牌,上面写着“老村长农家客栈”。李部长怔怔地推门下车,面对眼前完全陌生的“世外桃源”景象,他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,顿时差点忘了自己此行目的。

640.webp (5).jpg

这时有一位戴着一顶白色宽檐巴拿马草帽的藏族男子从“老村长农家客栈”的坡路上缓步走下,约摸五六十岁光景,看着有些眼熟。李部长遂上前打探道:“老乡,你是本村人吗?”得到肯定答案后,他接着探问:“那村委会还在前边那棵核桃树下吗?就是九几年社教的人借住的地方。”藏族男子闻言眯起双眼仔细打量了一下李部长,迟疑着问:“你是……?”李部长连忙答道:“我是92年来咱们村社教的李小兵呀!”藏族男子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,道:“你是小李呀!还记得我吗?我,四朗元邓,以前给村委会送柴火那个。”李部长欣喜地往前探了一步,忙道:“记得记得,那会儿村里还有一个叫嘎嘎的小伙子吧,你和他长得有点像,我们总闹不清呢。”四朗元邓笑着回道:“就是,嘎嘎现在就住在前面不远呢。”

640.webp (6).jpg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